始于黃家駒
止于全世界

他是舊日的足跡的原型,黃家駒的摯友,也是Beyond的見證人!

由于本篇“舊日的足跡”內容量巨大,所以做成一期專題。今天,我們通過Beyond歌曲《舊日的足跡》的主角從側面更深入來了解家駒的人和歌,了解曾經獨一無二的Beyond時代,探尋那一串串深深的足跡。

經典看不夠 1991年生命接觸演唱會 舊日的足跡

舊日的足跡堪稱經典中的經典,創作于1984或85年,首次收錄在專輯《再見理想》中,二次收錄在專輯《現代舞臺》,兩個版本一短一長。1988年的全長版本增加了尾部一分鐘的樂器演奏,開頭前奏也從吉他換成了鋼琴。舊日的足跡作曲黃家駒,作詞葉世榮,是一首描寫思念故鄉之情的歌,家駒的創作靈感來源于一位朋友的親身經歷,這位朋友就是Mike Lau。

家駒用長笛伴奏舊日的足跡(1986年Beyond剖析聚會演唱會)罕見視頻

Mike Lau原名劉宏博,老家在北京,70年代移居香港,黃家駒是他在香港認識的第一個朋友。1975年Mike為了學習電影去了美國,十年后才又重回故鄉,背井離鄉的日子里有太多感慨,返回香港后,劉宏博與黃家駒暢聊自己的思鄉之情,家駒也為之深深觸動,于是為劉宏博創作了這首舊日的足跡,家駒將那份感同身受的思鄉情懷完全融入了旋律間。Mike Lau正是這首歌背后的主角!家駒當時很想了解內地的情況,而Mike成了他獲取這些信息的最好通道。

Mike Lau劉宏博(中)與黃家駒

 

舊日的足跡,讓人想家

故鄉,是游子心中最特殊的一壇酒,放置的時間越長味道會越發醇香,兒時的片段自然涌現并交織成最美的樂章。有些歌可以一下子把你帶入某個場景,甚至人物景物都能清晰可見,舊日的足跡是那種能帶你穿越回家的歌。夢幻般的歲月仿佛故事,綠草沐浴在輕風細雨中,鄉間小路掛著晚霞,還有一個藍天下的她,腦中的景象不斷更迭,最后定格在慈祥的媽媽。

舊日的足跡聽了就不會忘掉,唱了會淚濕眼底,悠美的樂器旋律能為你自動勾勒出家鄉的樣子,聽覺、視覺和嗅覺能在這首歌里實現了互通,緩緩鋪開的是一幅故鄉的油畫。只能感嘆黃家駒的創作才華和Beyond編曲能力太高超,最為生動的肯定是鋼琴前奏和吉他solo了,鋪墊和渲染的氛圍讓人過耳不忘,長長的尾奏將感情推到了最高點,吉他好像變成了會說話的人,節奏很快但聽起來清新悅耳,思念的味道好濃郁,最動聽的Beyond果然名不虛傳!在1991生命接觸演唱會上,舊日的足跡演唱會版的吉他讓人大呼過癮。

1988beyond北京演唱會音頻 國語版舊日的足跡

 

生死不離,一生摯友

經過對各方資料的仔細查閱和甄別,剔除那些戲說的成分后,Mike與家駒的友情脈絡漸漸清晰。Mike Lau劉宏博早在Beyond樂隊發展初期就與他們相交非淺,更是黃家駒的摯友,他是黃家駒和Beyond時代最有力的見證人,也是這支傳奇樂隊的幕后英雄,在大量Beyond唱片的感謝名單里都有他的名字。1993家駒在日本出事后,Mike陪同黃家人第一時間趕赴日本,家駒似有心靈感應并緊緊握住劉宏博的手,但是已經不可能再講話了。7月5號大喪之日,Mike痛斷肝腸扶靈送家駒,在那個不堪回首的日子,他是護棺八人組成員之一,Mike當時肯定無比希望那個超級愛講話的黃伯能夠再回來。友情,是什么?說不清楚,好像只能用心和淚去默默定義。

Mike Lau在攝影、設計等方面都功力頗深,他是香港資深電影人,黃貫中私人助理,王菲御用攝影師,甚至曾是Beyond樂隊第一任吉他手,雖然時間很短。說他陪伴Beyond二十年一點不夸張,他始終在家駒和三子的身邊背后,低調付出但極少上鏡。去非洲采風的時候,Mike一直陪著家駒,有一天早晨Mike去家駒房間叫他吃早餐時,恰好拍下了這張家駒點煙圖。

1993身在日本的黃家駒情緒極不穩定,因為Beyond音樂發展之路有諸多不快,太多限制太多障礙了,每當無聊和不開心的時候他就會打電話回香港。家駒出事的前一晚,劉宏博正在Beyond專屬排練室二樓后座彈吉他,恰好接到家駒從日本打來的電話。Mike陪他聊了四五個小時,從家常到音樂,后來家駒甚至憤怒的想哭,劉宏博知道他肯定是被壓抑壞了,他深知家駒的為人,家駒一定覺得這樣束手束腳的做下去,會違背當初做音樂的初心。Mike也知道家駒需要的是自由創作,作為一個原創音樂人,一顆奔放的心和自由的思考環境缺一不可。

誰也沒有想到,這通電話是家駒往故鄉打的最后一個電話,第二天家駒便出事了。命運是很難捉摸的東西,它有時愛捉弄人,有時會考驗人,有時會用另一種方式成全人,家駒從此不再苦惱了,但同時也帶走了億萬人的心。Mike說,他走的不開心,他帶著遺憾離開了……我想劉宏博一定是懂家駒的,懂他的善良,懂他的思想,懂他的音樂,懂他的一切。他以這樣的方式離去,任何人都難以接受,畢竟黃家駒太鮮活太特別了~

一首歌一個人一輩子

網絡上流傳著一篇題為“ 一位BEYOND歌迷竟和家駒摯友mike lau成了同事!”的文章,細細看過之后我認為可信度極高,文中這位歌迷關于劉宏博講述的黃家駒和Beyond回憶都非常真實,感情也是真摯飽滿的,應該屬實。能夠與劉宏博這樣的人成為同事,想必也會收獲多多。如今的Mike Lau除了本職工作以外用大量時間精研佛學,估計這與家駒的離去也會有些關聯。他的微博早在2014年9月就停止更新了,跟從前的深居簡出一樣,他還是那個有點神秘色彩的人。

劉宏博近年照片

對家駒來說,能有這樣一位知心知己是幸運的。對劉宏博而言,能夠親眼見證黃家駒和Beyond時代是無比幸福的,在有家駒的歲月里,他能與這樣一位音樂巨子并肩而行,這些回憶本身就是一生的財富了。我總在想,Mike每次聽到《舊日的足跡》肯定百感交集吧,或者,根本不敢去聽。

記得《特洛伊》里說過,神是嫉妒我們的,嫉妒我們是凡人,因為對我們來說任何時刻都可能是生命的終點,世間萬物都因死亡而顯得更加美麗,你不可能比此刻更美,因為我們再無可能重回此刻。如果后人在訴說我們的故事,讓他們說,我們曾和巨人生活在一起!

(本文首發于“一路有家駒”微信公眾號)

未經允許不得轉載:黃家駒音樂網 » 他是舊日的足跡的原型,黃家駒的摯友,也是Beyond的見證人!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評論 搶沙發

  • 昵稱 (必填)
  • 郵箱 (必填)
  • 網址
体彩p5走势图带连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