始于黃家駒
止于全世界

30年前Beyond來北京開演唱會時,你多大?在聽什么歌?

1988年10月,Beyond樂隊來北京開了一場為期兩天的演唱會,他們是第一支來內地開唱的香港樂隊。如今是2018,整整30年了。家駒不會想到,30年前他們在北京唱的歌,現在依然很流行。家駒更不會想到,他的名字和Beyond這個詞今天會以如此高的頻率出現在人們周圍。不得不說,這是一個很神奇的現象。

這幾天岳父岳母恰好在天津,作為那個年代的見證者,他們似乎對音樂有一定的發言權,于是成蹊跟他們聊了一下。

1988年,我的岳父岳母都是32歲。岳父在下鄉3年當兵4年后,調入了內蒙當地的勞動局,分管企業工資級別,幾年后又調到紀檢委。

岳母則是下鄉5年,然后分配到糖酒公司,在糖酒公司12年后,調去了技術監督局。

岳父說,他們當初結婚時是標準版的一無所有,婚后好幾年才買了雙喇叭錄音機、縫紉機和12寸黑白電視機,擁有這幾大件在當時的成就感還是頗大的。

人對音樂的需求是剛性的。在有了錄音機后,岳父開始四處去買磁帶,攢了滿滿一抽屜,然而買過哪些歌手的磁帶卻怎么也想不起來了。與音樂有關的片段,他只能勉強想起紅高粱里的「妹妹你大膽的往前走」,費翔的「故鄉的云」,還有蘇芮的「酒干倘賣無」。

1989年4月,岳父去北京學習,是一個工資管理的大專班。不久就被困在了北京,完全不能動彈,苦等了好幾個月之后才順利返回內蒙。他說在北京時聽的最多的歌是一剪梅。

岳母幾乎不聽歌,我問她還記得哪些80年代的老歌,她想了半天就想起一首「沈陽沈陽我的故鄉」,是那個時代獨有的知青歌曲。

父輩的人們,大多沒思考過為什么要聽歌,也沒有聽過很多歌,更不明白歌曲有啥內涵或意義,只是被動的聽和唱。他們聽的往往都是年代感很強的歌,按理說應該記得很清楚才對,結果現在卻很難回憶起與音樂相關的細節。他們能迅速回憶起的往往不是歌曲,而是別的,比如苦難。

在物質匱乏的年代里,人們不可能拿出大把時間去欣賞音樂,更不可能在歌里得到深層次的收獲。一代人能完成一代人的事就很不錯了,也許正是上一代的被動和苦難,才換來了后一代的主動和欣喜。

與50后相比,作為80后的我,與他們剛好差了30年。而這30年,也是中國飛速發展劇烈變化的30年。今天的中國有各種各樣的流行音樂,音樂類型無所不包。面對不計其數的作品,你可以弱水三千只取一瓢,也可以貪婪的嘗遍所有味道。

1988年,蕾蕾6歲,那時她還在幼兒園里淌鼻涕。已經7歲的我開始背著書包哼哼唧唧去上一年級了,哼唧的啥早就不得而知了,只記得在小學時全班排練過幾首愛國歌曲。

也就是在這一年,黃家駒已經帶著Beyond樂隊從香港遠赴北京開演唱會了,在北京首都體育館唱響了自己原創的搖滾樂。這是細思極恐的,好像我與他們脫節了30年,而且完全沒有交集,貌似以后也不該產生交集。

接觸家駒的歌之前,我也是被動的聽,音樂大多來自電視和廣播。平心而論,其中也有很多悅耳的旋律和感人的歌詞,然而現在它們都成了模糊的樣子。

在完全不知道有Beyond樂隊存在的懵懂歲月里,我從沒想過要感知音樂,只是簡單的左耳入右耳出。現在想來,這的確是一種錯過,而且一錯過就是17年,因為直到17歲時才第一次聽到了那首至今仍在唱的真的愛你。不過幸好,我沒有錯過一輩子,并最終在最好的年紀遇到了黃家駒的聲音。

我永遠都記得第一次聽到Beyond歌曲時的感受,很震驚很迷戀很好奇,跟之前聽過的音樂截然不同!我當時迫切的想知道這是誰唱的?是誰創作的?是如何創作的?這究竟是什么音樂……

由于酷愛聽歌,隨著年齡的增加開始聽的越來越多越來越雜,可卻驚奇的發現,越是聽的多,越是理解家駒的創作想法,越是聽的寬,就越能感受到Beyond作品的魅力,而且是藏在作品深層的魅力。喜歡游走在各種音樂里,雖然我偏愛金屬樂、純音樂和各類搖滾樂,但也絕不會拒絕其他香型。

讀書和步入社會是兩種狀態兩個節奏,如果說讀書時代是歌曲的鋪墊部分,那么社會則是副歌部分,因為始終重復重復再重復。好玩的是,無論在讀書還是在社會里,家駒的歌始終都在耳邊。

這明顯不對勁,因為父輩人聽過的那些歌他們早已記不清了,可Beyond的歌已經唱了超過30年,太不科學了。什么?你說很難再來30年?抱歉,我跟許多90后00后歌迷聊過,他們說聽了家駒的歌同樣震驚同樣驚艷,跟80后的感覺如出一轍。另外,他們也打算持久戰。

即使現在翻出30年前Beyond在北京演唱的作品依然很驚喜,聽的時候,恍惚間我們就在現場,與臺上的家駒等人離得那樣近。北京之行,家駒沒有太多美好的回憶,但是對Beyond歌迷來說,他們來北京開唱這件事本身就挺搖滾的。

面對Beyond的表演,當時內地的觀眾是費解的,因為既搞不懂這幾個人在唱什么,也不明白樂隊究竟是個啥東東,畢竟不可能人人都是崔健、黑豹或唐朝,所以中途退場的大有人在。

黃家駒的音樂理念是相當前衛的,不僅是在內地顯得前衛,在香港同樣如此。Beyond的歌聽起來總是很怪,既容易接受又有著倔強的小脾氣,往往是許久之后你才會突然意識到,哇,這首歌一點也不像看起來的那樣普通。

臺下的觀眾當然不會意識到,此時此刻這幾個年輕人在唱的歌,今后要傳唱幾十年甚至更久,而且越傳唱越廣泛,越傳唱越堅強。能用作品打敗時間的人不多,但家駒做到了。

昔日的一切都正在漸行漸遠,盡管物是人非,但那些經典的音樂最后得以沉淀和流傳,總算是不幸之中的一件喜事。看到那么多歌迷沉浸在自己的作品里,家駒也定然深感安慰。

我們這輩子聽什么歌愛什么人都不是偶然的,冥冥之中它們早就在前邊的路上等著了。有些東西即使相遇了也會擦肩而過,而有些歌有些人,一愛,一生。

(本文發在微信公眾號 一路有家駒,同步發布于黃家駒音樂網)

 

未經允許不得轉載:黃家駒音樂網 » 30年前Beyond來北京開演唱會時,你多大?在聽什么歌?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評論 搶沙發

  • 昵稱 (必填)
  • 郵箱 (必填)
  • 網址
体彩p5走势图带连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