始于黃家駒
止于全世界

對Beyond那些過度狂熱的女歌迷,就連黃家駒也束手無策

在現實中,與愛垂直距離最短的詞匯,多數情況下并不是喜歡和克制,而是憎恨和迷失。我們極喜歡說愛,也很容易滋生愛,甚至特擅長愛到泛濫不可收拾,但其實我們從來都不怎么會愛。

Beyond樂隊的作品確實很出名,但跟Beyond歌曲一樣出名的,還有他們那些“熱情”的歌迷。

1989年6月25日,香港某商場內,在這里,Beyond和草蜢將先后登臺獻唱。舞臺在商場正中,現場并沒有專門的藝人通道。

當Beyond表演完畢后,家駒等人突然發現,糟了,出不去了!臺下的人群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,連插腳的地方都沒有。無奈,只能由三個保安在前面帶路,一行人艱難地朝出口方向挪動。

瘋狂的歌迷迅速從多個方向進行包抄堵截,現場一片混亂。原本只有2分鐘的路程,最后跌跌撞撞走了20分鐘。與其說是走出去的,倒不如說是被擠壓被推搡出去的,恐怖至極。

抵達出口后,家駒他們回過頭來看見,草蜢已經登臺。望著極度失控的歌迷仍在不斷涌向出口方向,臺上的草蜢目瞪口呆。

追星不可怕,即使略有些狂熱也無傷大雅,但過度狂熱就不妥了。凡事有度,過則為災。

對于歌迷的狂熱表現,家駒表示理解,他明白追星的心理有時很難控制,粉絲的年齡普遍較輕,容易沖動,所以他時常勸說粉絲要守規矩要自律。

相比男歌迷喜歡在演唱會上吵鬧和砸桌椅,其實女粉絲的“黏人”反而令Beyond更揪心,如果你認為女歌迷只是尖叫、強吻和哭鬧那就大錯特錯了。

二樓后座是Beyond的大本營,在二樓后座附近,經常有女歌迷出沒,甚至有人熬夜蹲守等著拍照簽名。家駒與隊友們辛苦排練完,往往下來后第一件事就是苦口婆心地勸她們早點回家,有時還會塞給歌迷打車費。

黃貫中運氣差了些,他勸粉絲回家有過被罵的經歷,“又不是等你,與你何干?”

家駒對此頗感無奈,“坦白說,很多歌迷的喜歡是盲目的,而并非是欣賞我們的才華,必須承認,我們Beyond確有這類歌迷,不過好在她們逐漸開始懂得欣賞音樂,從聽我們的作品慢慢改變,進而提高自身的品味。”

四子時期,女歌迷的數量十分龐大,家駒生前就深受女粉絲追捧,在他離世后,女歌迷的數量更是直線上升。到了三子時期,情況發生了微妙的轉變,三人去大馬演出時,在追車、拍車和跟車的人群里,男生已經多過女生了。

對于歌迷的種種表現,黃貫中這樣看,“Beyond最成功的地方,是擁有一大群“死硬”的樂迷,無論我們的音樂會在哪里舉行,都必定能看到他們。后來出現了“妹妹仔”群體,雖然她們的狂熱經常為人詬病,但她們最后一樣會長大的,結了婚,生了子,甚至連她們的丈夫也受到影響聽我們的歌。”

據家駒的友人回憶,每次去聽Beyond的音樂會,最無法忍受的就是那些過度狂熱的女粉絲,她們根本不欣賞作品,只是一味地尖叫,分貝遠遠蓋過了臺上家駒的琴聲。這樣的歌迷,著實令人尷尬。

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,有一個現象非常突出,在浩浩蕩蕩的追星大軍中,往往女性粉絲的表現更加突出,她們在瘋狂程度、響應速度和消費能力等方面,均遠遠超過了男性粉絲。

原因顯而易見,大部分女性天生偏于感性,很容易被外在的顏值、造型和談吐吸引,所以女粉絲在追星時往往更為狂熱。這當然不是絕對結論,并不是說所有女粉絲都不聽歌,并不是說男粉絲就不狂熱,只是相比之下,女粉絲顯得更加“亮眼”。

如今家駒已去26年,當下Beyond女粉絲是怎樣的狀態?昔日家駒的諄諄教導起到作用了么?

來看一張有意思的圖,這是“一路有家駒”的用戶構成圖。除了有幾十位用戶的性別無法判斷外,男性用戶數14775人,女性4612人。

別看男用戶是女用戶的3倍多,但成蹊仔細回想了一下,四年來與狂熱有關的印象大多來自女粉絲。以少勝多的經典案例。

自從建了這個公眾號,Beyond女歌迷是我格外關注的一個重要群體。我的感受和經歷主要來自這個公眾號,所以結論并沒有普適性,只具有一定的代表性。

對家駒女歌迷的認識,成蹊大致經歷了四個階段,過程相當復雜虐心,出現過多次重大轉變。

第一階段,喜歡

現實中,我身邊欣賞黃家駒聽Beyond的女生非常少,差不多一只手就能數過來。可想而知,當我懷著一腔熱情剛建起一路有家駒時,聽到那么多女歌迷說喜歡家駒,我是何等的激動,簡直太喜歡她們了,有一種找到失散家人的感覺。

靜靜傾聽她們與Beyond結識的經歷,互相交流樂隊成員的魅力,分享著自己對音樂的認知。不要太開心。

本以為家駒早就被時代遺忘了,沒想到還有這么多人記著他愛著他。滿足,欣慰。當時在我看來,所有歌迷都無比美好,無論男的女的。

第二階段,害怕

美好總是轉瞬即逝。漸漸的,我發現有些女歌迷不太對勁,她們習慣把家駒當做信仰,張口閉口大愛,但卻從來不怎么聽歌,只聽三四首的人為最多,每次和她們談音樂,她們都會回避或沉默。這太奇怪了。

接著更嚴重的情況出現了。

有人把家駒當老公,說自己一直不嫁就是在等他。有人把家駒當虛擬情人,他的地位比老公和父母更加重要。有人把家駒當寄托,收藏了大把圖片和視頻,每天定時看定時哭,然后工作生活全扔了。有人把家駒當碾壓和謾罵其他歌手的武器,而且用起來十分順手。

一位超典型女歌迷的出現,讓我的恐懼升到了極點。這位女歌迷認為,黃家駒是一個沒有任何欲望的人,根本不是凡人,而且他沒有死,最后成了神。請注意啊,這里的神不是神化和封神的層面,而是已經無法準確描述了。

那些說家駒至今藏在日本的段子手,遠不能和上面這位的能量相比。哦對了,她還非要拉著我信佛,我以自己不夠純粹為由拒絕了。

不知為什么,在聽她們叫過“黃伯”和“二哥”這類稱呼后,我便再也叫不出口了。

你肯定以為她是個例吧?我負責任地告訴你,不是的,還有很多人和她一樣。正是這位歌迷的出現,讓我陷入了焦慮和分裂。

那個階段我真的很害怕,我害怕自己寫過的煽情句子會加重她們的“病情”,我害怕上述歌迷沉溺在我的號上不愿離開。總之,就是害怕。

于是,我開始刻意減少感性的文字,甚至明明該感性的話也理性表達,大幅增加音樂賞析類內容,偶爾還會發一些批判腦殘的激烈文章。

這一時期,我辨別歌迷的能力大幅提高,只需聊上幾分鐘就能大致看清對方的類型了。

第三階段,冷靜

單獨個例不能代表全部,少量樣本無法提取結論。隨著接觸的歌迷越來越多,成蹊也變得冷靜下來了。

腦殘不分男女,偏激不問歲數。許多男歌迷照樣殘,而且一點不耽誤,狂熱的招式絲毫不輸女性。反之,許多女歌迷卻是真愛,她們也許有的開朗有的內向,有的是學生有的是家庭主婦,但只要是理智欣賞音樂的人,就不會與冷漠和偏激有染。

有個問題值得深度思考。我們為什么要去喜歡一個陌生人?Beyond與我們并無血緣關系,所以不是親戚不是家人。Beyond與我們沒見過面沒深入聊過天,所以不是朋友不是伙伴。Beyond與我們不在一個辦公室上班,所以更談不到同事關系。那么,我們與Beyond之間最強的聯系是什么呢?

我們之所以喜歡某位與自己沒有任何真實交集的人,起因只是源于作品!假如不是因為作品而去瘋狂迷戀一個藝人,出發點肯定有問題,終點自然也會偏離。想解鎖一位音樂人的內心世界,鑰匙只有一把,那就是作品。

不信你去觀察歌迷群體,如果大家的相處不是建立在藝術交流層面,而是建立在顏值討論和精神口號層面,結果一定是悲劇。矛盾叢生和不歡而散,你應該見過很多了吧?

對這一點,家駒始終看得很透徹,他在時,一再呼吁歌迷關注作品遠離八卦,多元欣賞告別膚淺。可惜的是,過去沒多少人聽,如今更不會有人聽了。

第四階段,珍惜

人無完人,我們一定會因年齡不同閱歷不同而認知不同。

感性也好,狂熱也罷,統統不是根本問題,最根源的是思維認知,這一點必須清醒理智地看到。

憶起這幾年最難忘的感動瞬間,很多都是來自溫柔的女歌迷,其中有很多人都成了微信通訊錄里的牽掛,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。

經常收到女歌迷的留言,“成哥,我已經走出了家駒離去的陰影,現在就是專注欣賞音樂,每天獲得的更多了。”聽到這些,我總能高興好幾天。

還有一些迷失許久的女粉絲,通過一路有家駒意識到了自己過往的不足,正在收起泛濫成災的感性,把讀書、學習、工作和教育孩子當成了主要任務,與此同時變得越來越強大。

我自認沒有改變別人的能力,如果這里恰好促發了你一些好的轉變,實在功德無量。

自己成長和見證別人成長都是一種幸福。我加倍珍惜一切靈魂相近的人,這一路能收獲如此多的幸福,我由衷地感謝。

最深沉的愛,從來都不是山呼海嘯的。最純粹的喜歡,也許不露一絲痕跡。最完美的距離不是熱烈地肌膚相親,而是保持一點距離卻還能心有靈犀。

這是一張家駒的超清照片,非常罕見,單純、鮮活而明亮。

現在請你告訴我,他是想擁抱你,還是想與你保持一點距離?

?微信公眾號:一路有家駒
未經允許不得轉載:黃家駒音樂網 » 對Beyond那些過度狂熱的女歌迷,就連黃家駒也束手無策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評論 搶沙發

  • 昵稱 (必填)
  • 郵箱 (必填)
  • 網址
体彩p5走势图带连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