始于黃家駒
止于全世界

在與中國搖滾有關的任何榜單上,這首歌都必然在列!

任何一首偉大音樂作品的誕生,都離不開兩樣東西,一是當時特殊的時代背景,二是創作者內心翻滾奔涌的主張。

20世紀的90年代,多事之秋。

在某一段時期內,如果許多世界大事集中發生,那么身處變化中的人們一定會措手不及。

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在美蘇多年冷戰后,東歐劇變,蘇聯解體,一時間局勢風云變幻,人們不禁開始對自己對國家對世界的走向產生了各種疑惑。

經歷了十余年改革開放的中國,同樣面臨著諸多問題,新意識與舊觀念水火難容,各方利益體之間的較量愈演愈烈,改革開放到了關鍵節點,經濟發展亦走進了瓶頸期。與此同時,多種聲音并起,究竟該全盤西化,還是該有特色地取舍?到底還要不要改革,改革該如何推進?似乎人們一下子陷入了巨大的迷茫之中。

在中國經濟發展不知何去何從的關鍵時刻,88歲的鄧小平再次站了出來。1992年,小平赴南方多省市視察,沿途多次發表了意義重大的南巡講話,史稱南方談話。

這一系列極具智慧的談話,糾偏扶正,合時順勢,既回答了長期以來的質疑和猜測,又指明了當前國內發展的重點和方向,令改革開放重回正軌,中國經濟也由此進入了超高速發展的快車道。

文藝作品與大環境總是息息相關,最直觀的當屬音樂了。曾經那風雷激蕩的滄桑巨變和歷史瞬間,我們或沒有親歷或只是懵懂一瞥,不過幸好還有音樂,如今透過某些意義非凡的歌曲得以窺見昨日一斑。

音樂的魅力不止是動聽,好歌往往兼具時代載體的功能。

彼時的中國搖滾,實在讓人激動和留戀。成蹊并不是說今天的搖滾作品不夠好,他們的技術和設備遠勝從前,但內核和深度卻無法與前人同日而語。出色的技術下是空洞的呻吟,很多吶喊都建立在虛無的焦躁之上。只是技術優勝并不代表作品卓絕,歌曲內隱藏的思考才是藝術的終極能量所在。

改革開放不僅帶來了中國經濟的騰飛,更讓藝術形式一掃呆滯之氣,從而變得生動多樣起來。側重個體聲音的搖滾樂于1986年以崔健的一無所有開始萌芽,這種真實、憤怒和自由的音樂形式迅速風靡開來,并于90年代初達至鼎盛。

在內地,崔健、唐朝、黑豹、鮑家街43號和魔巖三杰等人佳作頻出。在香港,搖滾起步更早,但只有Beyond樂隊的人氣一枝獨秀,同樣在90年代到達影響力的頂點,而后黃家駒選擇帶隊遠渡日本。在臺灣,羅大佑的民謠搖滾經過多年發酵,積聚了相當的能量,并在80年代末為內地歌迷所熟知。單說搖滾樂,那時的兩岸三地呈現出遙相呼應的默契狀態。

好作品,不會過時。能挑戰時間讓人忽略保質期的,只有經典。

1992年,中國內地誕生了一張具有劃時代意義的重金屬專輯《唐朝》,這是唐朝樂隊的首張專輯,發行后立即引發了音樂圈大地震,其暴烈的重金屬風格令人眼界大開,專輯主打歌「夢回唐朝」以不可阻擋之勢席卷大陸和港臺,唐朝樂隊也因此一炮而紅。

唐朝樂隊,1988年成立,之后樂隊的發展極為曲折,成員陣容一再發生重大調整,最被歌迷關注的應該是貝斯手張炬的意外去世和天才吉他手劉義軍(老五)的二進二出。唐朝的作品并不算多,但每一首都是精雕細琢的精品,中式元素與西式搖滾的碰撞,新與舊的巧妙融合,獨具特色。樂隊初創時,之所以起名為唐朝,是源于郭怡廣、張炬和丁武等人對唐朝文化的喜愛。

“在一個懵懂的年紀,大門突然打開,大量的信息一起涌入,人會本能地發現星空。”–丁武

為什么幾個年輕人會對唐朝文化情有獨鐘?距今1400多年前的大唐帝國又有著何種魅力?

提起唐朝,想必任何人都能列出一長串印象關鍵詞,而且每一個詞都足以讓人激動半天:大一統,疆域廣,以道治國,道釋儒三教并立,貞觀之治,開元盛世,詩詞,書畫,音樂,科技,兼收并蓄,開放多元,萬邦來賀……

強大了才有高度自信的底氣,大唐是自信的,這種自信不僅體現在燦爛的科技文化層面,更體現在外交和軍事上,以徒兵一千,可擊胡騎數萬。唐朝文化對中國的影響極為深遠,直到今天,許多海外華人依然以唐人自稱,在他國華人聚居的地方叫做唐人街。盛唐時期的強大,就像歌里唱的那樣,令人神往。

所以,唐朝樂隊毫不掩飾自己對大唐的厚愛,在他們的音樂作品中,對中國歷史和文化的展現近乎執念。

如果有一張中國搖滾的榜單,無論以哪個角度去排榜,夢回唐朝這首歌都必然在列!至今唐朝樂隊仍未解散,雖偶有新作和音樂會演出,但若說到作品,最被樂迷津津樂道的終究繞不開他們的第一首歌。

唐朝樂隊 – 夢回唐朝.mp37:05
來自一路有家駒

站在2019年的視角來看1992,夢回唐朝堪稱當年的現象級單曲。任何成功都不是偶然的,夢回唐朝也是如此,誕生在那個迷茫的年代,它輸出的是憧憬、自信和力量,它給了人們更多想象。有時候,人,需要想象。

賞夢回唐朝,賞的是復興之夢。聽夢回唐朝,聽的是希望之聲。

同樣是1992年,黃家駒寫出了巨作長城,表面上是毫不留情地批判,實際上流淌著對這個國家深沉熱烈的愛。夢回唐朝也是如此,它的主旨并非是單純地懷念神往,更暗含了華夏兒女對未來的強烈期盼,期盼中華民族早日實現偉大復興。

將西洋樂器與中國的詩情畫意相結合是有難度的,也是有風險的,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變成四不像,甚至落個不土不洋的尷尬。在中西合璧這一點上,唐朝無疑是教科書式的典范,他們做出的重金屬,可稱為貴金屬,連Beyond也對他們稱贊有加。

張之洞那句中學為體西學為用,通過夢回唐朝展現得淋漓盡致。清一色的西洋樂器暢快地爆發,骨架和氣質卻是不折不扣的東方神韻。此等融合,魅力萬千,盡顯豪邁,堪稱奇跡。

如果說搖滾樂唱出的是內心真實的聲音,那么重金屬則負責讓這種聲音雷霆萬鈞。夢回唐朝的演唱部分尖銳高亢,激昂霸氣,丁武似乎在尋找一種酒后吟唱的豪放瘋癲,頗有李白斗酒詩百篇的味道。此外,類似京劇念白的唱法,為歌曲增色不少,而且值得一提的是,念白段也能給人強烈的共鳴和律動,不僅電吉他、鼓聲和貝斯可以塑造律動,語言照樣可以。

在音樂資源匱乏的日子里,有兩首歌引發了我對演唱的思考,一首是Beyond的我是憤怒,一首就是夢回唐朝。第一次聽到它們時給了我無法形容的巨大沖擊,這沖擊絕非只因為那巨大分貝的轟鳴。我是憤怒里,黃家駒的聲線給人一種極限超寬的快感,那種澎湃洶涌,那種酣暢淋漓,欲罷不能。丁武的嗓子讓我意識到,原來唱歌并不是一種循規蹈矩的游戲,你大可以突破一切沉悶的框架,隨心所欲地盡情揮灑,前提是藝術修養要過關。

優秀的旋律從來不看聽眾的臉色,夢回唐朝的樂器旋律比較線性,但人聲部分幾乎是率性而作,初聽的時候很難朗朗上口,可一旦聽進去了,就再也跳出不來了。

歌詞由方無行和唐朝共同填寫,方無行是著名的搖滾音樂人,與北京搖滾界大有淵源。在這首詞里,眾多唐代古典元素運用自如,不是生拉硬湊地點綴,而是做到了與意境骨血相連,其文采、氣勢和內涵均屬頂級。

菊花古劍和酒

被咖啡泡入喧囂的亭院

異族在日壇膜拜古人月亮

開元盛世令人神往

風 吹不散長恨

花 染不透鄉愁

雪 映不出山河

月 圓不了古夢

沿著掌紋烙著宿命

今宵酒醒無夢

沿著宿命走入迷思

夢里回到唐朝

今宵杯中映著明月

男耕女織絲路繁忙

今宵杯中映著明月

物華天寶人杰地靈

今宵杯中映著明月

紙香墨飛詞賦滿江

今宵杯中映著明月

豪杰英氣大千錦亮

今宵杯中映不出明月

霓虹閃爍歌舞升平

只因那五音不全的故事

木然唱和沒人失落什么

沿著掌紋烙著宿命

今宵夢醒無酒

沿著宿命走入迷思

夢里回到唐朝

憶昔開元全盛日

天下朋友皆膠漆

眼界無窮世界寬

安得廣廈千萬間

整首曲子的編曲極富創意,所編織的畫面和意境都存在于虛無的夢里,你所聽所見的一切都是夢。夢回唐朝的編曲效果,放在那個年代的中國,太超前了。

駝鈴聲由遠及近,在一絲靜謐中帶著異域的神秘,聽者很自然地隨聲入夢。電吉他的音色華麗莊嚴,古樸大氣,riff段節奏很慢,有一種神游歷史的感慨和曠達。幾聲沉重的悶響,仿佛有人在叩響一道厚重的大門,門后的景象即將躍然眼前,期待感頓生。人聲進入時,似乎與背景音樂有著明顯的界限,夢境與現實的界限。接下來以完全虛化的手法,穿越和再造了一個大唐,盛世奇景,歌舞升平。

順暢自然的結構框架,整齊且極具力量感的節奏,一波波的升調推進,間奏和尾奏滿是激情的電吉他solo,日后這些指標都成為了唐朝樂隊歌曲的招牌菜。

你一定想問,我們還能做出夢回唐朝這樣的音樂么?成蹊覺得可能性極低。

一株新生的植物,倘若少了陽光和水分,便很難旺盛生長,枯萎是必然的。盡管眼下的中國搖滾樂也在不斷向前發展,但總體量已經十分小眾,作品質量也難以重現昨日的輝煌。

杰出的音樂,如風似煙,指引著后世的靈魂瞻仰從前。長安街上人流如織駝隊熙攘,霓虹閃爍間詞賦滿江,緩緩斟滿一杯葡萄酒,清晰倒映出文明的輝光。這里曾被繁華寵幸,這里曾被歷史滅亡。

大唐帝國和唐朝樂隊一樣,都未能逃脫盛極而衰的命運,但又同時做到了衰而不絕。漢唐文化的遺風猶在,唐朝樂隊的歌依然雄壯。

好的美的,誰不向往呢?

未經允許不得轉載:黃家駒音樂網 » 在與中國搖滾有關的任何榜單上,這首歌都必然在列!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評論 搶沙發

  • 昵稱 (必填)
  • 郵箱 (必填)
  • 網址
体彩p5走势图带连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