始于黃家駒
止于全世界

Beyond的旋律和編曲+林振強的詞,浪漫永恒的早班火車

很多Beyond歌迷誤以為成蹊是鄙視情歌的,其實恰恰相反,我不僅不鄙視情歌,還加倍珍惜那些唯美雋永的情歌佳作。情歌不等于口水歌,但口水歌多為情歌。不是情歌不好,而是好情歌太少。靜下來一想,這些年聽了那么多情歌,能夠讓人反復循環的又有幾首呢?

無論在東方還是西方的音樂世界,情歌都如過江之鯽,其數量遙遙領先于其他題材的作品,堪稱藝人和大眾的最愛。走了一波,又來一波,或換湯不換藥,或新瓶裝舊酒,或流水線模塊化生產,不管你是不是已經審美疲勞,就是跟情歌死磕了,反正它打動人的成本最低。

愛情這東西太容易泛濫,一男一女是最容易出事兒的,互相對看幾眼,嗯,這就要走腎。只走腎不走心的歌,充其量是曇花一現,要不了多久就會銷聲匿跡。能被冠以永恒字眼的情歌,走腎,更要走心。

Beyond樂隊的創作范圍極為寬泛,涉及內心理想、國家情懷、和平與愛、家庭親情、社會現實、知己好友等諸多題材,情歌雖然也有,但所占比例不高。專注雕琢藝術的人,眼界不可能限于一域。醉心追夢理想的人,注定與愛情交集較少。

細數一首首經典的“黃氏情歌”,與主流風行的苦情歌或膩情歌截然不同,它們含蓄內斂濕冷恬淡,大多帶有悲情色彩,甚至鮮有情愛之字,聽完后往往帶給人深深的共鳴,余味悠長。

1992年,Beyond已經到了日本,黃家駒決意將一切推倒重來。遠離家鄉,落寞橫生,隔海遙望,平添惆悵。這一年,《繼續革命》發行,有彰顯華夏文化的長城和農民,有表達思鄉心切的遙望、溫暖的家鄉和快樂王國,有不吐不快的不可一世和可否沖破,也有浪漫永恒的早班火車。

之前寫過早班火車,但卻從沒有說過它的詞,今天從歌詞入手,從一位填詞大家開始,林振強。

香港詞壇向來有“二林一黃”的說法,但這一說法有兩個版本均流傳甚廣,一說為林敏驄、林振強和黃沾,另一說為林夕、林振強和黃偉文。不管哪個版本奏效,終究是撇不下林振強的。

林振強1949出生,比家駒大13歲,2003因病離世,香港著名填詞人、漫畫家和作家,連載漫畫洋蔥頭影響力頗大,于是也得了個洋蔥頭的綽號。在友人眼中,這枚煙癮極大的“洋蔥頭”風趣幽默,是富有擔當和正義感的鬼才。

深諳文字技巧的林振強,填詞功力尤深,對港樂的發展起了重要作用。他作詞從不拘泥于既有的套路,敢于破舊立新,可謂自成一派,擅長以動襯靜進而編織出生動的畫面,在不經意間打開聽者的想象力,有令人身臨其境之感。

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既是港樂的鼎盛階段,也是林振強才華的爆發期,產量和質量齊飛,與他合作過的藝人實在太多,許冠杰、夏韶聲、林子祥、林憶蓮、李克勤、王菲、張學友、張國榮、蘇芮、羅文、甄妮、劉德華、Beyond……林振強手中的一支妙筆,為諸多歌曲生色,更斬獲獎項無數。

夏韶聲,雖有香港搖滾教父的虛名,但在基層大眾樂迷中少有人知,只有音樂發燒友才能將他的作品如數家珍地列出來。1985年,對夏韶聲而言是特殊的一年,單曲空凳成績不俗,可算作他在歌壇闖蕩多年的成名作,該曲的填詞人正是林振強。

空凳是一首懷念父親的歌,這濃烈的思念該如何表達最為妥帖?林振強的出發點僅有一張空凳,一件靜物,可當他填完詞后,靜物被寫活了,父親年邁的樣子躍然眼前,皺紋、白發和老腰清晰可見,如今人去屋空,靜聽歌者傾訴哀思的,只一張空凳而已。

等到了1992年的早班火車時,林振強已經能把以動襯靜玩到神乎其神了。細細留意每一句歌詞,幾乎都是動靜相互作用的。清早與歡喜,火車與重逢,日期與夢醒,玻璃窗與反映,眼睛與纏綿。

天天清早最歡喜

在這火車中再重逢你

迎著你那似花氣味

難定下夢醒日期

玻璃窗把你反映

讓眼睛可一再纏綿你

無奈你哪會知

我在凝望著萬千傳奇

愿永不分散

祈求路軌當中永沒有終站

盼永不分散

仍然幻想一天我是你終站

你輕倚我臂彎

火車嗚嗚那聲響

在耳邊偏偏似柔柔唱

難道你教世間漂亮

和默令夢境漫長

愿永不分散

祈求路軌當中永沒有終站

盼永不分散

仍然幻想一天我是你終站

你輕倚我臂彎

多渴望告訴你知

心里面我那意思

多渴望可得到你的那注視

又再等一個站看你意思

三個站盼你會知

千個站你卻似仍未曾知

先不說傾聽,單說歌詞就是一幅感染力超強的甜蜜暗戀圖了。真實的質感觸手可及,清新的唯美絲絲縷縷,美好的青澀,呆呆的凝望,浪漫的暗戀,觸電的幸福。你不是在耳機里聽火車上的愛情故事,而是站在車廂內看浪漫大戲。想探究好詞對好歌的意義?早班火車提供了絕好的參考。

電車是日本最常見的交通工具,Beyond四子在日本時經常搭乘這種小火車,他們歌中唱到的單相思應該就是發生在這樣的車上。

一位歌迷說,每次聽早班火車腦海里必定想起戴望舒的詩作《雨巷》,對暗戀情愫的刻畫簡直妙到毫巔。

撐著油紙傘,獨自

彷徨在悠長,悠長

又寂寥的雨巷,

我希望逢著

一個丁香一樣地

結著愁怨的姑娘。

悅耳的前奏一起,整個人就置身于清晨濕漉漉的迷霧里了,朦朧的晨霧讓陽光若有若無,顧不上欣賞任何景致,便急匆匆搭上早班火車,去尋找那熟悉的美麗倩影。玻璃窗上的霧氣無意間遮擋了她的容貌,可無論如何也不敢回過頭去直視對方,又生怕倩影在迷霧中忽然消失。希望這列火車永遠也到不了終點,希望就這樣傻傻地凝望,哪怕這只是一場幻覺。

羞澀、糾結、害怕……一切情緒都透過旋律傳染給了聽者。溫暖的心癢難耐。

這婉轉優美的旋律出自黃家駒、黃家強和黃貫中三人之手,這是27年前的老旋律了,有什么感覺?沒錯,它不僅一點也沒老,而且歷久彌新,生命力反而更加旺盛了。前奏、間奏和尾奏的旋律已經不是簡單地抓耳了,而是令人心甘情愿的沉醉。

家駒所唱的主旋律部分,從羞赧到恐慌,從恐慌到內心表白,情緒逐級推升,似乎每一個字里都唱出了濃濃的愛意。僅是家駒的演唱,就能讓你體驗到作者所有的心情變化。

梁邦彥和Beyond合作的編曲生動傳神。一列正在剎車和噴氣的火車近在眼前,出色的節奏來自鼓點和貝斯的默契配合,人聲和音為誘人的意境增添了幾分感嘆,間奏和尾奏的電吉他引人入勝,膽怯著期盼,無奈著神往。

你若問我什么樣的情歌不會過時,我也無法準確回答。但我知道一點,如果所有創作者都能達到早班火車這樣的意境,那么華語樂壇將是另一番光景。

(一些視頻和音頻在這邊無法順暢發布 請移步關注微信公眾號 一路有家駒)

未經允許不得轉載:黃家駒音樂網 » Beyond的旋律和編曲+林振強的詞,浪漫永恒的早班火車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評論 搶沙發

  • 昵稱 (必填)
  • 郵箱 (必填)
  • 網址
体彩p5走势图带连线图